2020年9月,我畢業於荷蘭台夫特理工大學設計碩士 (TU Delft MSc Design for Interaction),當時歐洲正面臨的第二波疫情。那時許多人仍在尋找閉關狀態下的工作生活平衡,各間企業也相對往年更加慎重地思考職缺開設的需求。面對有限的機會、社交隔離的生活,我在求職的旅程中學習到如何保持成長型思維與迭代設計的精神 ; 在全力以赴的同時,不忘平衡情緒的重要性。這篇文章希望透過分享這半年來的我在荷蘭尋找 UX 職缺的心路歷程,幫助在尋找下一步的你/妳。

不需要等到機會,才能追求改變

反覆地投遞履歷、準備面試,這種對下一步感到未知的狀態是令人窒息而疲憊的。剛畢業時,有著滿滿衝勁,每天打著關鍵字尋找著自己下一份職涯挑戰。隨著投了近百份履歷、收著一封封拒絕信,這份熱情慢慢地磨蝕殆盡。記得是在一月中,本來認為已渡過了十二月聖誕假期,工作市場會有起色。無奈開啟求職平台,看著滿是荷蘭文、職缺要求5–10年、少得掐指可數的職缺,第一次感到一絲無力感。

當時我的母校 TU Delft 辦了個 Zoom 線上職涯講座,撮合不同時間點畢業的校友,以小組方式分享自己的職涯挑戰。令我訝異的是,不管站在職涯哪個階段,每個人都又各自的擔憂 — 擔心Zoek Jaar簽證到期、焦急還沒拿到面試機會、煩惱應不應該轉職或換工作、懊惱每天想振作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始 — 「為何一定要逼著自己時刻正向面對職涯不確定性,落入毒性積極 (Toxic Positivity) 的陷阱?改變只能因著拿到機會開始嗎?我們可以追求的是成長型思維 (Growth Mindset),從小地方改變、從挫敗中學習。」職涯諮詢師的一席話像是一記當頭棒喝。

想想拿到面試或工作機會前,自己能做的改變有哪些?

在忙於畢業論文期間,我請益了在職的前輩經驗,研究了荷蘭職場情勢和自己的優劣勢,將履歷、作品網站等資源準備好,也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求職期間,我登記了一間一人設計顧問公司,接了永續能源新創的案子,除了有了穩定收入來源,也多了一份磨練異地合作溝通能力的經驗。生活層面,因為閉關政策不能如以往上健身房、舞蹈室,我試著探索能定期釋放壓力的替代管道。讀著不同職缺需求,讓我正視使用者研究工作中,需要熟捻在地語言溝通能力,重新燃起了我學習荷蘭文的動力。

許多過來人分享,歐洲求職,人脈很重要。我與求學期間建立起的朋友圈保持密切聯繫,定期交流心得與資訊。 抑或參與線上設計論壇,吸收新知的同時,結識與會的同好。另一個嘗試,是在Linkedin直接與業界相關人士 connect,雖收到不少閉門羹,但也遇到了許多願意分享交流的前輩。我將在社會閉關狀態下,如何尋找線上主動社交的方式,看成一場有趣的實驗。沒有失敗的實驗,只有從中學習的經驗。

這些生活中的小改變,給了我在異地高度不確定環境裏,能仰賴的自律和安全感。當然也有感到完全無助、自我懷疑的時刻,我學著感受這些困惑情緒 ; 正是因著這份不確定感,引領我探索下一步的方向。


潔淨技術(Cleantech)的發展,有望解決能源短缺、氣候變遷挑戰。其中電動車的普及化,是許多國家著重推廣的項目。然而,大量電動車帶來電網平衡的議題,也成為未來城市將面臨的難題。

電動車普及化

全球暖化的挑戰,促使各國以法規與獎勵鼓勵電動車的普及化,期望能一同達成減碳目標。譬如歐盟 2030 將全面禁止使用汽油車的使用,消費者也逐漸轉向電動汽車 (BEVs)、插電式混合動力車 (PHEVs)、以及氫燃料電池汽車 (hydrogen fuel-cell vehicle)等選項,以挪威、冰島、荷蘭最為普及化。

根據 Bloomberg 2020 電動車市場統計,電動乘坐車全球銷量從 2015~2019 四年間,從45萬成長至210萬。即使 2020 新冠疫情期間電動車市場受到影響,因著電池成本降低、電池能量儲存密度提升、更多元實惠的車款選擇、以及新興市場的開發,2030年預估銷量有望衝高至2600萬。電動車的爆炸式成長,也意味著電網與充電基礎設備準備迎來供需平衡的挑戰。

電動車日益普及化,也意味著未來的供電平衡挑戰(圖片來源:EV Volumes

Jedlix 智能充電方案 回饋機制獎勵電動車使用者

Jedlix 是荷蘭的智能充電新創,看準了平衡電網的需求,能源產業、電動車開發商、電網業者合作,打造車對電網 (Vehicle-Grid-Integration) 智能充電服務。從 2017 年獲得 Eneco 能源新創獎項的肯定,到今年與特斯拉、雷諾、BMW等電動車品牌合作。

Jedlix 讓使用者將電動車連接充電站後,能使用app設定取車時間與目標充電里程數。充電期間。Jedlix 後端AI運算將根據不同時段與需求彈性調整電網的供給量,確保電網不會因多輛電動車短時間超載供電。應用程式的設計充分給予使用者充電主控權,依據調整的智能充電佔比能領取回饋金。提高使用者智能充電意願的同時,也間接幫助企業合作夥伴優化供電。


大型 3D 建築列印的運用,開啟了更多城市基礎建設的可能性,而橋樑又是連接城鎮的重要交通樞紐,掌握了人流的往來。智慧 3D 列印橋樑的應用,能為新市政設計帶來什麼樣的轉變?

3D 列印建築技術

3D 列印建築技術,意指結合 3D 列印機械與建築媒材,從半空中「列印」出建築體的新建設技術。近期最有名的應用,莫屬法國巴黎聖母院在 2019 年慘遭祝融之災時,荷蘭 CONCR3DE 團隊研究如何運用大火摧殘下的建築殘骸作為原料,與 3D 列印技術重建聖母院。結合古蹟媒材與嶄新技術的修復方式,有別於傳統需大量資金、人力成本,耗材、耗時的過程,保全了八百年古蹟的悠久歷史。(設計、生產一次到位!「3D列印」4個突破正徹底瓦解造物規則


走在歐洲街道上,不難注意到路旁電動機車、電動共享單車的蹤跡。共享微移動市場的成長,提供了疫情期間個人移動的新選擇,以及友善環境的通勤方式。究竟為何微移動交通成為城市間通勤首選?微移動市場的下一步挑戰又是什麼呢?

成長中的共享微移動市場

近年來,微移動交通(e-micromobility)市場,在全球呈現成長趨勢,尤其歐洲的共享微移動市場,更引起許多新創的投入。譬如愛沙尼雅微移動共乘公司 Bolt ,其服務據點已遍佈歐洲 45 個城市,進駐包括法國、德國及瑞士等 15 個國家,並預計在 2021 年擴展至一百個城市佈點,成為 Uber 在歐洲共乘市場最大的競爭者。本文將分析微移動交通的幾個主要成長推動力,及其所面臨的挑戰與因應方式。

推動力一:疫情驅使的通勤行為改變

交通互聯網公司 Invers 與智慧移動大數據公司 fluctor 合作研究,比較了七大歐洲國家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影響微移動市場的成長,研究結果顯示,除了三月疫情在歐洲大爆發之際,共享微移動的使用率呈現了短暫的下滑以外,其在疫情間的整體使用頻率呈現大幅成長。

微移動交通工具的成長,與疫情期間人們為減少外出與社交接觸,選擇以個人移動取代大眾運輸息息相關。 以荷蘭為例,自二月起,荷蘭大眾運輸網路 RET 與多家共享電動單車公司合作,提供市民更多元化的個人交通選擇,以限制疫情間的火車、電車的使用率;阿姆斯特丹的電動滑板車新創 Dott 則在疫情巔峰時期,與多達 70 間醫院合作,提供醫療工作者方便個人移動的交通選擇。疫情驅使的交通行為改變,增加了使用微移動交通工具的意願。


感測技術的發展,成為互聯網社會不可或缺的一環。而當感測技術結合到植栽培養上,又能碰撞出什麼樣的應用可行性?

居家應用:智慧花盆 — — 植物也能表達需求

智慧花盆可用於感測室內水分、陽光的狀況,並連結到使用者介面,創造出更多人與植物互動的可能性。比如 FYTA Beam 智慧植物感測器,便可用來與植物「連結」,只要於盆栽土壤中插入設備,搭配App便可隨時監控室內多盆植栽的生長狀況,並即時了解植物的需求,包括是否需要澆水、施肥或光照等,即便外出也可透過行動裝置遠端照顧植物。

智慧盆栽 Lua 則將植栽化生為「寵物」,在容器外部配備一個顯示螢幕,根據當前植物的「需求」顯示對應的 6 種表情,並與用戶互動。舉例來說,當土壤內的水分降至標準以下時,則會顯示口渴的表情,題醒用戶澆水,長期放置於光線不足之處時,Lua 則會變成吸血鬼,提醒用戶調整放置位置;此外若有人從前方經過,顯示屏幕上的眼睛會跟著移動。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為了顧全病患健康與安全,醫療業者在限制醫療院所的同時,仍期望能有效提供醫療服務。然而,當病患人數持續上升,又無法與病患進行近距離接觸,如何診斷與監控病情成為一大挑戰。

挑戰一:醫療資源分群

目前,部分國家或地區的疫情仍未見趨緩,確診人數屢屢飆升,使醫療院所愈加難以負荷大量湧入的病患,因此就醫前的自主診斷就顯得相當重要了,而數位診斷工具的開發不僅能讓民眾在就醫前自我檢測,系統還能根據診斷的結果提供個人化建議。

如美國診所 Cleverland 與醫療資訊系統公司 Epic 合作,開發 MyChart App 數位診斷工具並整合電子病歷系統,協助有症況的民眾進行十四天健康數據紀錄與建議。當數據顯示異狀時,系統將推播給相對應的醫療專業人員,協助病患在進入醫療系統前進行分群,並將醫療資源優先分配給高風險病患。

挑戰二:非接觸式病情監控

病患監控應用目前已極為廣泛,從加護病房內掌握病情狀況的系統,到運用穿戴式裝置遠程追蹤疾病,目的皆是讓醫療人員能即時針對病情惡化進行醫治,為健康把關。鑒於新冠肺炎的高傳染性,醫療人員無法時時近距離接觸病患,但監控病患的裝置大多需要醫療人員的操作與穿戴,因此一些簡易的裝置也應運而生。


當氣候與環境變遷日漸惡化,永續發展已成為企業不可忽視的議題。荷蘭第一個永續創業基地 Blue City Lab,自 2015 來便不斷扶持與鼓勵許多創業團隊實現永續創新想法,期望能夠真正引領荷蘭經濟朝向永續經營蓬勃發展。本文將著重介紹駐紮於 Blue City Lab 的創業團隊如何開發可自然分解的材料並將之化作原料製作成不同的商品。

早在 2015 年初,巴黎氣候公約還未簽訂之前,Blue City Lab 便已慢慢成形;到了 2016 年,荷蘭提出了 2050 永續計畫,試圖推動荷蘭永續經濟的發展時,Blue City Lab 已開始培育第一批創業團隊。截至 2020 年,Blue City Lab 已培育將近 40 個創業團隊,從一個廢棄游泳池逐漸發展成荷蘭循環經濟的樞紐。

Blue City Lab 鼓勵創業團隊思考,如何創造從搖籃到搖籃(cradle-to-cradle)且健康盈利的永續經濟。有別於傳統經濟模式產生的資源浪費,團隊思考如何將廢料成為新原料來源,或者開發能被環境再度運用的可分解原料。如此一來,一個可再生的循環經濟(regenerative economy)便能就此誕生。


當醫療遇上數位科技,傳統手術室將如何轉型?由德國的軟體醫療科技公司 BrainLab 主辦的 Digital O.R. 線上論壇甫於本週五(13日)結束,在參與了為期兩日的研討會中,了解到手術室的數位化及其將如何改變臨床工作流程,混合實境(Mixed Reality)與人工智慧(AI)技術又將如何改變病患手術體驗。

數位科技改變醫療手術體驗

走入現今的手術室中,包含各種獨立設備、支援系統和顯示器,而各個設備又有各自使用介面,使醫療人員愈加難以清晰概覽所有數據,並分散本應投注於患者的注意力,令手術室效率低下、過度擁擠和缺乏安全性。此外,病患資料形式也越來越多元化,包括電子病歷、X光/斷層掃描等醫療檢查影像、紙本紀錄,以及近年來逐漸重視的病患自主報告資訊(patient reported outcome)等。

因此,如何整合不同系統及不同形式的病患資訊,是智慧醫療整合系統最大的難題。數位醫療技術的革新,令人期待更有效、安全的病患體驗,與持續優化的醫療流程。

智慧整合系統,瞄準精準手術流程

BrainLab 自 1989 年創立時便以開發軟體整合系統為核心技術,持續優化醫療體驗與手術流程。作為軟體引導醫療科技的先驅,迄今仍持續開發整合手術醫療系統。從術前規劃準備、手術導引流程、手術資料管理、手術影音成像,到術後追蹤,都有不同的產品佈局

整合化的手術系統,協助醫療專業人員能夠更有效地運用病患數據,在手術流程中隨時調閱所需資訊,輔助重要決策。軟硬體的優化也應用在手術過程的精準控制與導引技術(precise control and navigation)上,如運用機器手臂,醫師能精準設定手術路徑 ,並以模組化設計替換器械,降低麻醉的範圍與手術過程的人為失誤。

未來虛擬化手術療程,輔助共同決策

在 2020 Digital O.R. 論壇中,BrainLab 執行長 Stefan Vilsmeier 提出了下一個願景:打造虛擬數位化手術室

該團隊與 Magic leap 合作,將虛擬實境(VR)與混合實境(MR)技術引入手術流程中。運用大數據分析,執行手術的醫師可以擷取 3D 映像中的特定物件,以進行更精準的手術規劃與分析。此外,虛擬手術也加強了不同醫療專業合作的可能性,醫師能將虛擬手術室共享給其他醫療人員,透過遠端合作與精準規劃,能有效地規劃與運用醫療資源,減少非必要的浪費。


觀察荷蘭疫情的應對最有趣的,就是政府與人民監控技術的態度。 因為對個體隱私的保護,荷蘭並不能持續追蹤病患資訊,在擊退全球性傳染疾病需求下,監控病毒傳播與建立預警系統的議題,演變成人身自由與健康保障之間的激辯。

這週末 (April 18/19),荷蘭身心健康政府單位Ministry of Health, Welfare and Sport (VWS)進行COVID-19監控App的線上Appath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vEcFsXoDps ,從各界上呈的提案中,有七個提案脫穎而出,兩天的直播邀請到開發與各界專家對於七個App的功能與使用疑慮進行公開討論。有興趣的專家與民眾可以藉由這樣的平台進行公民參與。

無奈還是無法全程聽懂荷蘭文,一邊賴著荷蘭朋友現場解釋,一邊快打翻譯。目前討論的議題有:

1. 藍芽預警:當藍芽感應到鄰近裝置,會發出保持距離的警示。但藍芽可以穿牆,所以並不能代表真正的人與人距離,該如何能進行必要的預警?

2. 匿名性:為了因應GDPR,討論到任何匿名處理的方式都有回溯或被駭的可能性

3. 數據安全性:並沒有百分之百安全的健康數據監控與處理,這讓大眾很擔心自己的訊息會在未來如何被使用

4. 其中一個開發單位source code 有問題:應用到位置資訊、沒有任何原因地使用區塊鏈技術、以及有數據外流第三方的疑慮https://twitter.com/danielverlaan/status/1251775526710251520

5. 其中一種爭議應用情境:https://hebbenmijnburencorona.nl

6. 模糊的執行爭議:究竟是強制安裝還是依個人意志?大概預測60%的人會使用,但並不能涵蓋到全部,尤其是沒有手機裝置的族群,那這樣還有其效益嗎?既然如此,是運用這樣的監控與預警系統有效,還是繼續限制有症狀就待在家裡有效?

最後一點討論最有趣,但也最沒有解答:What does using such an app now means for the future of privacy when it comes to healthcare?

當我們在課堂交流亞洲國家如何運用大數據進行病毒的監測時,同學也好奇的是對於數據運用與掌控的各種情境。 隱私權保護與科技應用的拉拔,是在這一年在歐洲感受最深的困境。這樣的持續辯論究竟是對人權的尊重,還是對技術發展與因應疾病傳播的阻礙。

好奇辯論的最後,會理出什麼樣的結論。

Coverage:https://nos.nl/artikel/2330914-overheid-presenteert-zeven-corona-apps-maar-nog-veel-zorgen.html

Appathon: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vEcFsXoDps&feature=emb_logo

現場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aPKs6SHouI


2018–2019

今天終於敲定下學期ING Labs Amsterdam的實習,在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Doctors without Boarder)的暑期工作差不多收尾,把週間選課和教授meeting重新安排 ; 離開學只剩下兩個禮拜的假期,真正有了第二年即將開始,翻開新的章節期待又些許害怕的感覺。

回顧第一年在荷蘭,是一個又一個的發現。

+

發現自己其實可以做到很多、要探索得還更多

最喜歡TU Delft的一件事便是,沒有人會要求你應該怎麼做。大部分課程是一開頭給上一本冊子,以及穿插在學期間的lecture/meeting 。剩下時間得自己為獨立作業定調,決定團隊合作的方式,很多機會要自己去碰撞去爭取 才會是你的。

加入了 Cases on Tour Infuse 兩個學生組織,規劃了一場Case on Tour 四天三夜的旅程和四間荷蘭企業合作、籌辦了一趟到 Helsinki 的 DFI Study Tour、數不清幾場的 DFI Dialogue、 一個轟轟烈烈 Superhero Party的狂歡夜晚 … 好喜歡和身邊伙伴一起 make things happen的感覺。

這一年以不同形式,一再地重新認識著設計。
參與Blue City Lab、EmbraerX Challenge 裡形塑永續經濟樣貌的專案是設計、
Cases on Tour/DFI Trip裡和不同企業problem owner合作提出策略與產品/服務概念是設計、
UX Research & Redesign/Exploring Interaction/Speculative Interactive Exhibition 每一堂課學著、實踐著是不同的設計。

還在不斷醞釀第二年畢業專題想要做什麼主題,但告訴自己完美的專案並不存在。
所以先放下無謂的完美主義堅持,從一個小事做起,然後不斷做下去 ; Plan ABCDE,一個行不通就換下一個。這是在什麼都無法全然掌握、高不確定性環境下所遵循的生存之道。

發現有意識地生活、跟人的連結多麽重要

第一年早八到晚八的日子, 生活縱然精彩,卻也頻頻焦慮發作。
panic attack 時會像是不能呼吸一般,無止盡地陷入負面漩渦無法自拔。
尤其荷蘭的冬天令人感到絕望。好幾個在海牙的夜晚,不見陽光的日子、
還有深夜滂沱大雨回家在旋轉橋前,迷茫地問著自己為何身在此地 …
老師們說:殺不死你的會使你強大,我們只是苦笑,
諷刺的是系上現在最交心得朋友們都是因著或多或少的burn out而親暱。

幾個在廁所躲著哭的時刻,才發現自己綁了多少無形枷鎖在身上。
第一個學期被當了兩科,一科paper,另外一科遇上了一個種族歧視的老師 ; 那種到dispute meeting知道無論你如何理性、態度好的溝通,
都會在歧視眼光下被狠狠摧毀的感覺。很無力。
於是在第二個學期大家忙碌地期待新的課堂規劃,卻備感壓力。
繁忙一天工作結束社交完,得回海牙去重新把一個cycle份量的專案在短短幾週重做。扛著不敢和任何人承認自己被當了、對自己感到丟臉的枷鎖,狀況不好時,還是無意識地戴著自我保護的微笑面具。

真的好幸運身邊有好多天使願意花時間看穿面具下的我。
好多時候為我狠狠擊碎了心牆,緊緊接住我 ;
慢慢學會了有意識地為生活留白,
在追求專業同時,不忘卻我們本質都是有喜怒哀樂的人。

”敢愛敢恨,你遠比自己想像得還要強大“
是 25 歲生日清晨,寫在紙條上給自己的禮物

第二年可以預見會很忙碌,實習、論文、跳舞、有意識地生活
能接下的挑戰更多,一年後的妳,期待妳蛻變成什麼樣貌。

Winnie (Wei Ju) Chen +

政大企管雙主修數位內容學士,因著迷於人與人、人與科技間互動,而轉了個彎成為使用者體驗設計師。畢業於荷蘭台夫特理工大學設計碩士 (MSc Design for Interaction, TU Delft),目前白天在 Eindhoven 作 AIoT 設計,晚上回 Rotterdam 跳雷鬼,在異地不同城市間探索生活。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